教育專業月刊

  「香港40年來有影響力教育人物選舉」—當選人專訪系列之六
以人為本的教學法—訪謝錫金

撰文:「香港40年來有影響力教育人物」選舉委員會
 
 
以人為本是指以人的主體存在、需要滿足和發展為中心的思想或觀念。本地中文教育權威謝錫金教授,由最初發現中文教育的盲點,再身體力行,成功研究出一套以教與學為中心,既切合學生需要,亦提高了中文教學效能的方法。現時幼、小學生的中文讀物及課本中,大部分都是謝錫金的研究成果。然而,這位中文教育專家最初差點選擇了英文專業:「本來我已獲中大英文系錄取,但我對中文較有興趣,加上覺得當時的中文教學需要多加整理,所以最後選擇了港大中文系。」在英殖時代讀中文有何感覺?「當時都說我沒出息,但後來證實了我沒有走錯路。」當年的謝錫金大概沒想到,自己的選擇會為香港中文教育帶來深遠的影響。
 
 
當時的中文教育不科學
 
當大學教授前,謝錫金在中學教了17年書。期間,他建立了堅定的教學信念,同時育成了他的中文教學理念。「時任校長不重視中文,他認為中文無教學目標及不專業,當時我就知道這科出了問題。」謝錫金認為要提高教育的專業性,首要是優化學科:「要做好一個學科,必須要令它成為一個科學的體系,不能當它是藝術去發展。」藝術是主觀的,但一個學科必須要客觀:「(中文科)有十套課本,但同一課書於每套課本中的定義也不同,混亂、隨意又無系統。我覺得當時的學科有問題,所以後來再多讀了中文科及中文教育兩個碩士,並做了很多西方的測量,發現原來西方對語文測量的準繩度很高,是一個完整的體系。」得到西方研究的啟發,加上讀了認知心理學等相關文憑,謝錫金始從科學角度去研究中文教育,進而建立一個完整的體系。他從研究及學習中發現,傳統的中文是研究篇章、書本及作者,而非以人為本—研究學生及老師。再者,中文教育有別於中文專業,前者應以老師及學生為本,而非以教材為本—這個信念既是他的教育理念,亦是其提倡中文教學法的動力。
 
 
學生應愉快並有效地學習
 
「語文教育實在需要科學化」—這是謝錫金離開任教17年的中學的原因。他進入港大中文教育系後,涉足了不少政府推廣教學法的計劃,例如「愉快學習」。「當時有很多學生自殺,我們希望可以推行『愉快有效學習』,減少他們對學習的厭惡,提高其對學習的興趣。」謝錫金一邊向訪者展示十數本讀物及課本,一邊說明他以甚麼方法讓學生愉快並有效地學習。他補充:「90年代流行『斬件式』教授小學生中文寫作:小一學作句、小二學複句、小三學寫段……其實小一生已能寫一篇完整的文章,這樣教無疑是浪費時間,同時扼殺學生的興趣,這就是不科學。」謝錫金隨即展示了一本小學作文練習,「我們教他作文,不會寫的字就畫圖,避免了『因字棄句』的情況。就算整篇文章有錯字及圈圈叉叉也不要緊,因為我們就是要教他不懂的字。」因不懂,所以需要學習:「整個教育理念都轉變過來,我們要教他不懂的,而非斟酌美化他早已學會的。」同時,家長亦能參與批改學生的功課,學生之間亦能互評,不但提高了家長的學習參與度,亦有利朋輩之間的交流。「整個學習由以前的沉悶及低效能,變成現時的有趣及高效能。」
 
 
讓學生學會學習
 
不久前有評論指香港學生的中文水平日益下降,提議重推「範文」,讓學生背名家名篇以提升中文修養。對此,謝錫金頗為不屑:「名家名篇適合欣賞,不適合學習。傳統的範文就是將欣賞的範文變成學習的範文,但學生往往學無所得。」他慨歎:「這些經典不是不好,只是它更適合高班及對中文有興趣的學生,對其他學生來說,學習能幫助生活及日常表達的中文更為重要,所以我們要教其學會學習——即教授製作過程,而非逼迫他們強行吸收,由教學生識字開始,再教其造句、分析及評價。要學生學好範文,並非逼他們死記硬背,而是要把冰心(作者)抓出來,向學生講解她的文章是在甚麼思路下寫成的,這才是有效的學習方法。」
 
 
後記
 
對於香港語文教育的未來,謝錫金認真道:「香港的語文教育其實已相當成功,若我們能不再糾結於正音正字,容許學生的語文有些微差異的存在,(我們的語文教育)可以推廣得更遠。」
 
 
(教聯報第84期)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interest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