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教育 > 教育政策 > 通識教育 > 偏見是怎樣煉成的──也談通識科的爭議

  偏見是怎樣煉成的──也談通識科的爭議

教聯會主席、通識教育科課程委員鄧飛

 

十一月二十四日,教育局公布展開為期三個月的「新學制中期檢討及前瞻」諮詢,通識教育科自然又成為關注焦點。筆者留意到媒體報道的一個關注焦點,就是建議 刪去單元一「個人成長與人際關係」的「影響青少年參與社區事務的因素」。由全港收視率第一的電視台新聞報道,到公信力第一和銷售量第一的報章傳媒,都把這 一建議放在報道的頭版,繼而聯繫到近年學生參與社運、佔領行動之類事件,最後例牌採訪若干持份者的意見,例如業界老師、學生、議會代表等。看似客觀報道, 但卻有意無意間營構出一個所謂的「新聞故事」——學生參與佔領行動之類激進社運愈來愈多,而同時又有社會人士將這個現象歸咎於通識教育科,故此局方建議刪 去「青少年參與社區事務」。
 
 
聯繫近期事件穿鑿附會
 
 
不錯,上述「報道重點內容」、「聯繫近期事件」和「採訪相關人物」這新聞三部曲全部都是客觀真實,並無造假。然而,三者相加,卻不等於這個新聞故事是真實 的。每家傳媒都有自己既定的立場,這已經不是秘密,更不是避諱。但傳媒不是直接把自己的立場灌輸給大眾,而是借助營構上述新聞故事三部曲的一些「專業」手 法,把傳媒自身的觀點披上客觀報道的外衣,暗示給大眾:
 
 
報道重點的取捨選擇,例如,為何把刪去「青少年社區參與」作為報道重點呢?諮詢稿把香港單元中的「法治與社會政治參與」沒有作任何刪減修訂,為何卻沒有列入報道重點呢?
 
 
聯繫近期事件的穿鑿附會,中期檢討建議諮詢稿的公布,固然是與佔領行動同時,但時間的巧合卻不等於邏輯的相關,為何沒有多少報道提及這個諮詢稿,實際上已經討論了超過一年了呢?就算有提及這一點的媒體報道,也是把這一點放在報道的最末處,讀者一不留神就忽略了。
 
 
尤其是借受採訪人物之口,說出與傳媒自身立場相近的意見。不錯,不同人士的確有不同的判斷,但與媒體自身立場相近的受訪者觀點,與媒體營造的新聞故事觀點 相近的受訪者觀點,總會得到優先報道。觀點相異但可能更為客觀的,要麼只被當作「平衡觀點」而放在最末處,要麼就根本不會被採訪。
 
 
一個當局為求減少青少年參與激進社運而不惜刪除通識科相關課題的新聞故事,就這樣通過客觀但不全面、暗示而非直述的手法,傳遞給社會大眾——包括通識科的老師和學生。
 
 
報道手法影響學與教
 
 
筆者之所以費了近千字來談及對通識科刪剪諮詢稿的報道,目的當然不是為了評論新聞報道手法,而是想指出一個很少被關心通識科的人士注意的現象:傳媒報道手 法對通識教育科學與教的影響。眾所周知,通識教育科是沒有審定課本的,前铫老師無可避免必須自行編撰教學材料,同時亦鼓勵同學們主動搜集新聞時事材料,自 主探究學習。換言之,傳媒的新聞報道及評論,其實是教學素材的主要甚至唯一來源。那麼傳媒打造新聞故事的手法,無疑也就深刻地影響覑通識科的學與教。
 
 
當然,秉承教學專業的前铫老師很少會直接把這些素材當成教材拿去教學,依照教學的需要進行編撰修訂是必不可少的,尤其是必須加上足夠多元化的平衡觀點。然 而,幾乎每一次有關通識科的業界調查都會揭示,老師和同學普遍認為通識科內容太多、範圍太廣泛,以致備課和學習的時間嚴重不足。另外,根據筆者參與過的教 學分享講座來觀察,不少老師提出一個觀點,就是通識科涉及許多概念和前置知識,未必是老師自己已經熟練掌握的,因此備課壓力就更大了。例如,2014 年 DSE 通識科卷一第1 題,問及自由和法治兩種核心價值是否存在矛盾,這意味覑師生怎麼都必須掌握若干政治哲學和法理學的基礎知識以備前置吧。2013 年卷 一第2 題,問及立法會「拉布」對市民的影響,這同樣意味覑師生首先必須了解公共政策是如何從立法行政關係中被決策出來的吧,這就涉及公共行政學的前置知識 了。就算法治和社會政治參與以外的單元,包括中國單元、全球化單元,乃至兩個科技單元,其中涉及的前置知識概念也不是等閒事,不是一句「常識」 Common Sense 就能化繁為簡的。
 
 
師生沒時間整理批駁
 
 
在備課和學習時間不足、前置知識概念繁瑣深奧的學與教壓力之下,老師和學生唯一能「相機行事、便宜處置」的,就是依靠近乎即食式的傳媒報道素材,現抄現賣。就算老師很想平衡教學觀點,就算學生很想深入學習探究,但花不起這時間,看不完這材料。
 
 
然而,面對本文開頭這種媒體營造新聞故事的報道手法,你能對傳媒主導通識科教學素材的現象感到樂觀嗎?就算有老師學生有足夠的批評性思維,感覺到這些新聞 故事報道中可能出現的穿鑿附會,也花不起時間精力去整理批駁。假如明年考試設一問題:「有人認為,政府刪除了通識科有關青少年社區事務參與的課程內容,是 源於近年有不少青少年參與激進社運。你在多大程度同意?」如果普遍考生的作答,都是如上述新聞故事那樣泛政治陰謀論式觀點,不必大驚小怪,社會偏見的形 成,可謂其來有自。何況正如考評老師透露,即使拿到5 級的考生答案,也沒有要求他們一定要平衡觀點。迎合傳媒打造的主流觀點,是最便捷的通識學習,卻是最 可悲的教育結果。
 
 
(2014年11月28日星島教育F06)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interest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