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教育 > 教育政策 > 通識教育 > 通識科的全球化單元議題

  通識科的全球化單元議題

將軍澳香島中學副校長 鄧飛

 

全球化單元,似乎一直是通識教育科的最大難點。若果淡化處之,那不僅讓通識教育科的課程內涵大打折扣,而且也跟香港這個號稱國際化都會的地位配不上。香港的通識教育,總不能只通於中、港,甚至只通於香港,而不通於全球吧?

 

參考過往的考卷題目,全球化的題目一般都集中在全球文化方面,雖然也會滲入一些經濟全球化的因素,畢竟文化全球化的背後動力往往是經濟全球化,但說句難聽的,這些題目往往停留在諸如麥當勞快餐文化對傳統衝擊之類似是而非的議題上,要不就是傳統節日、習俗與西方節日、習俗的此消彼長之類的文化二元論。

 

倒不是說這些議題不重要,也不是說這些議題的層次低,關鍵是這些議題的面向過於狹隘。文化、習俗之類的本地與全球之間的拉鋸和融合,雖然容易讓學生理解,容易引起學生的學習動機和興趣,畢竟這些都是身邊隨手可找到的。但是,學習不能僅僅停留在身邊信手可取的範圍和層次,如果到學校學習僅僅滿足於身邊的事物,那何苦到學校學習?不如留在家中自習。到學校學習,恰恰就是為了學到自己身邊不能接觸到的,恰恰就是為了學到自己未必能在生活中經歷到的,這才符合通識教育要拓闊學生視野的教學宗旨。

 

蘇格蘭獨立,乃至把全歐洲各地的獨立分離運動全都鼓舞起來了,這即便不是全球化現象,至少也是跨越國界的現象吧?要不要了解認識?幾乎隔三差五就在晚間播放的伊斯蘭黎凡特國(ISIS)的恐怖斬首新聞,難道就真的只滿足於「旁觀他人的痛苦」,對此完全提不起任何深入了解的興趣?香港特區政府剛剛對成功在港發行伊斯蘭債券而表示歡迎啊,兩者之間哪怕只有丁點的關聯,難道也不值得在通識科課堂鑽研一下?這個九月可是包含許多紀念日啊!九月二日是抗戰日本向中國投降日子;九一八是日本侵略中國東北的日子(請區別「七七事變」);九一一恐怖襲擊紀念日。別以為這些只是歷史科關注的日子,歷史從來不會間斷,中日至今爭端未決,甚至最近民調顯示,兩國國民認為必有一戰的意見都在上升,能不了解歷史嗎?九一一也是與當今西方反恐、中國反恐,乃至宗教文化的衝突息息相關。哪怕只是引導學生稍作了解,難道也不值得在課堂上進行?

 

憂學生沒有興趣

 

其實,業界未必真的覺得全球化議題不值得教學,更多的是既憂慮學生覺得沒有興趣,又擔心沒有足夠熟悉這類議題背景知識的師資。關於學生興趣,正如前文所言,這只能是啟發學生學習的起點之一,不能是學生學習的終點,更不能單憑學生興趣就決定教學的內容和層次。如果學生興趣決定課程內容,那恐怕中英數、文理商都面臨學生學習興趣不足的問題。如此類推,豈不是整個教育走向崩潰?

 

關於師資,其實我最不擔心這一點。目前教通識科的老師有許多都是歷史科出身的。教歷史科的老師雖然不等於一定熟悉全球化政治經濟文化議題,但相對比起其他科目,還是比較容易上手掌握這類議題的,這一點其實不必再作更多的分析論證了。

 

筆者還是認為,全球化議題不能在通識課程中過多地削弱,真正要做的工作是:一,給予更多的教學示範,包括校本教材設計展示、教學活動舉隅等。二,探討如何深入淺出地教授一些如全球化之類的層次較高、內容較深的議題,這不止全球化單元需要,其實其他單元一樣需要。

 

(2014年9月23日大公報)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interest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