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教育 > 教育政策 > 通識教育 > 通識科教學日趨應試化?

  通識科教學日趨應試化?

將軍澳香島中學副校長 鄧飛

 

目前似乎有一種趨勢,就是通識教育科的教學日漸強調應試化,彷彿失去了早先課程改革所強調的着重引發學生探究而非應試的教學理念,理由是現在越來越多前線老師在日常教學中汲汲營營於應試技巧,不斷向學生強調各種應試題型的操練云云。

 

筆者倒這樣看,前線老師之所以強調通識科的應試技巧,原因未必是老師們未能對教學作所謂的「範式轉移」,未必是因為老師們從應試教育中轉不過彎來,更根本的原因可能是許多學生對新聞時事興趣有限,對讀報看新聞節目也是興趣有限。故此,如果一味對學生強調時事議題的探究,可能無法提起學生的學習興趣和動機。為了確保學生在課堂上對通識科持續的學習關注,老師唯有出下策:不斷強調應試技巧,以應試訓練的功利性代替探究學習的(不知是否存在的)趣味性,提升和維持學生的學習通識科的動機。

 

在新學制之下,學生的學科學習壓力一點也不輕鬆。中英數三科的學習難度和升大最低要求,與通識科相比,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同學把自己有限的學習時間和精力優先放在中英數乃至選修科目上,而不是放在通識科上,這幾乎是合乎時間管理邏輯的必然選擇。面對如此境況,通識科老師如何能單憑通識科本身的「學科魅力」來吸引學生持久地關注通識科學習呢?就算通識科真有其獨特的學科魅力的話。

 

因此,前線老師把教學的風格逐漸轉向應試導向,在自己的日常教學中加入越來越多的應試式的教學語言修辭,可能只是一種無奈的選擇。

 

多了解學生學習實況

 

如果向扭轉這種應試化教學對通識科教育理念的異化,對症下藥的方法不是一個勁兒地針對前線老師進行教學「再培訓」,而是應該多了解學生學習的實況。例如,過去從教育局到考評局,再到各種民間教育團體和學科團體,針對教師的通識科教學情況已經做了大量的統計調查,得出來的結論不可謂不具有代表性。但是,卻極少針對學生的學習實況進行實證研究。不是沒有,大學教育研究有時也有,但那些研究更多的只是用來作教師教學研究的輔助性研究,完全針對學生學習實況的研究可謂絕無僅有。

 

研究學生什麼學習實況呢?這樣的課題可謂多着呢。比方說,學生對讀報讀新聞時事的興趣如何?學生如何理解探究性學習?學生認為自主探究式學習與老師講授式教學,哪一種更有利於學習更多的知識和技能?學生是否真的認為,自主探究式學習所獲得的知識,自我擁有感更強,從而學習的動機、積極性就更強?

 

可千萬別低估了學生學習實況研究的重要性。既然新學制如此強調以學生為本,那麼為何教學檢討研究之時,卻偏偏沒有針對學生學習實況的研究呢?這在道理上說不過去。更為重要的是,新學制新課程的許多教學理念,當中包含了不少學生學習心理學的假設,例如,透過學生自主探究學習,能夠提升學生對探究所得知識的擁有感,從而比被動接收老師單向講授有着更高的學習動機。這本身就是一個有待驗證的教育心理學假說,然而這個假說卻幾乎成為通識科乃至整個教改的一個核心價值信條!如果不對這些關乎學生學習動機乃至對教學法作根本性指導的教學理念作客觀實證研究,那麼就不能怪前線老師在發現這些理念並不如課程文件和教改宣傳所說的那樣奏效時,唯有「便宜處置」、「馬死落地行」,重回用應試教學來吸引學生關注的老路子去了。

 

(2014年6月3日大公報A21)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interest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