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教育 > 教育政策 > 通識教育 > 通識科的星空仰望

  通識科的星空仰望

將軍澳香島中學副校長 鄧飛

 

星空仰望,據說是古希臘有「科學與哲學之祖」之稱的泰勒斯(Thales)所留下來的充滿詩歌韻味的名言。何以引用此言呢?通識教育科的其中一個教育目標是擴闊學生的視野,然而,目前的通識教育科課程和考評,在這方面仍有很大的改善空間,尤其是在科學科技方面。

 

目前的通識科課程,關於科學科技的單元是能源科技及可持續發展單元,以及公共衛生單元。不能說這兩個單元本身的內容不好,但如果把科學科技範疇的議題收窄為能源科技環保問題和公共衛生問題,這又未免太狹窄了。人類社會發展到今天,科學科技議題又何止環保和衛生問題!

 

資訊科技一日千里

 

我們現在所說的科技一日千里,其實嚴格來說,主要是資訊科技的發展一日千里,其他科學科技並未如資訊科技那樣突飛猛進,有意見甚至認為,有些科技甚至處於停滯狀態。姑且先看資訊科技議題,根據「大數據」(Big Data)概念的倡議者觀點,資訊科技尤其是web 2.0技術的發展,使人類許多生活方式、思維方式和價值觀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例如,現在的人們習慣把人際關係網絡理解為社交個人平台上有多少「關注」,人際間的交往也從面對面為主,改為自己對着社交平台上無的放矢式的自說自話等等。

 

「大數據」概念的提出,也遠不止上述,倡議者宣稱可以利用google或者其他網絡工具,全面即時掌握各種數據,不必依靠過去的統計抽樣。同時可以直接找出數據特徵之間的統計相關性,不必深究內裡的因果關係,便可準確預測各種趨勢云云。這些觀點最近引起了非常大的熱議,並伴着斯諾登事件而展開更多有關網絡主權、網絡私隱權等重要討論。

 

通識科考試似乎很喜歡問及社會政治參與,有資訊科技支援下的社會政治參與和沒有資訊科技支援下的傳統參與模式,兩者規模、影響、速度可以說是天壤之別!雖然在目前課程的香港研究單元之下,可以探討這個議題在香港的情況,但若放到中國單元、全球化單元,則沒有這種空間去深入探究。

 

這些資訊科技對人類生活的影響極具深遠性和爭議性,可目前的通識科課程卻無空間容納這些最貼身又最尖端的科技議題。資訊科技尚且如此,那麼相對來說沒有發展得那麼快但影響一樣深遠的其他科技議題,就更沒有空間予以討論了。比方說機器人和人工智能,有科學家和工程師調侃說道:基本上仍停留在玩具水平。通識科可以探究的議題是,為什麼要對這些進行科研投資?對人類生活素質的提升有什麼幫助?目前到底是技術鑽研到了瓶頸,還是別的什麼原因(例如經濟下滑)使研發停頓下來了? 又如太空探險,NASA固然因為美國經濟和財政的緊縮而不得不中止了許多研發的項目,但據物理學家說,其實關於空間物理學的基礎理論發展早就停滯下來了,缺乏基礎理論指導的研發探險工作就宛如失去指南針的航海一樣。這些通識科都沒有觸及到。

 

就算是能源科技和公共衛生單元之內吧,新能源科技遙遙無期,癌症防治並沒有得到突破性進展,轉基因問題在內地爭論得連美國科研單位和監管部門都被迫捲入,這些在課程綱要上雖然沒有說不能探討,但在過去三年考試試題當中,涉及這兩個單元的試題的科技含量又未免太「常識性」了。教學跟着考試指揮棒走,既然考的科學技術含量低,那我何苦教得深?

 

現在通識科的中期課程檢討正在進行,要大改課程綱要是不可能的了。但將來作長期檢討之時,是不是應該把學生的眼光進一步拓展開來,往科技最深處進行探究?畢竟在這個現代社會中,許許多多的人文和社會議題其實都是源自科學技術的進步所引起的。

 

(2014年5月20日大公報A30)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Pinterest Email